贱良人

头像原创,不超过半年的新人,渴望妹子勾搭的咸鱼,又懒又宅又污又腐,导致现实无人理睬,希望有妹子上我的贼船(...)

半缘 黄叶(序)

*超级俗套的狐妖报恩梗啦

*忠犬热血狐妖黄x将军家非要学唱曲儿的不正经叶

*序章大概有点没尝试过的评书腔(???)

*对我来说已经很长了但是对你们来说可能很短


刚入京的生意人带着满脸的黄沙,风尘仆仆地骑着马向不远处的一个茶楼行去。

生意人抹了抹满脸的汗,掀帘子钻了进去,找了一桌坐过来。招招手让小二拎来一壶龙井,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碎银子。小二也是个懂行的,伸手把银子揣怀里,贴着这生意人耳边小声问:”您想打听点什么?朝廷里武林里的大事我不敢说一清二楚,这京城里的什么鬼怪传说啊,桃色流言啊我都清楚的很。“

生意人沉吟了片刻,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好久没进京了,想打听打听最近有什么新鲜事消遣消遣。听说最近京城叶家出了点有意思的事儿?“

小二见这位也是个善聊的主,咧嘴乐了:”嘿,这位客官,您问我可算是问对人了。我有一瓷器啊,就刚好在那叶府当伙计,叶家大公子这回可闹大发了。您说也是,人家叶老爷子好歹也是一代护国大将军,这叶修可倒好,放着好好的私塾不念,非要去花月楼学唱曲儿,没个正形的,可给老爷子气坏了。叶老爷子这火一上头啊,直接给这叶大公子关屋里了。结果几天后叶老爷子消了气,进屋一看,您猜怎么着?“

这生意人用手撑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店小二道:”然后呢?然后怎么着?叶大公子压根儿没当回事儿?“

这店小二也不客气,趁着这会儿清闲,一屁股坐在对面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接着说:”要真这样就好了。这叶修叶大公子啊,真不是个省事儿的主儿啊。叶老爷子一进屋儿,嗬!差点没背过气去!那看着叶修的伙计,被绑的结结实实,给自个儿扔屋里去了!再看那屋里,哪儿还有叶大少的人影儿啊!“

这小二嘴挺能说,"吧嗒吧嗒"嘴就没使闲,这架势跟说书的一样。

生意人觉得挺有意思,就没打断他,由着他往下说。

“更叫老爷子生气的,还是叶二公子啊。您说大公子这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整天屋里唱曲儿,哪儿打得过膀大腰圆的伙计?我之前大街上见过他一回,那细胳膊细腿儿的,好似一阵风儿就能给吹走一样。要说最叫叶老爷子骄傲的二公子叶秋没帮忙,这搁谁听了都不信。这叶二公子,也跟他哥关系够好的。这么大的身价,就是兄弟也要防上几分。可这厮倒好,一点儿和他哥疏离的意思也没有......”

生意人这时出声问道:”那这叶大少爷究竟是去了哪儿呢?“

店小二正沉浸在滔滔不绝中,猛地被打断话头一时有点止不住:”...还真是兄弟情深......啊?什么?叶大公子?那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叶老爷子满城挂着画像找都没找着呢,您看,就是这位。"

店小二从衣服里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画像,背面粘着的米糊能看出来是从某张墙上撕下来的。

画上的男子面容仅能算的上清秀,五官端正,就是那双眼画的尤为勾人。眼角微微垂下,眉目间似有似无的一种神韵显得他有一种小动物似的无害。

生意人伸手接过画像,抬头问店小二:”这画像能送我吗?我可以出钱买。“

店小二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您要喜欢就留着吧,这画像满大街都是。我揣怀里也就是为了万一遇上叶大少,能认出来送到叶府领点赏钱。我看依叶大少爷的性子,身上带不了多少盘缠。我估摸着过不了几天,这叶大少就该回来啦。“

生意人站起身告辞,碰巧这时店里也来了客人,生意人就这样出了茶馆。

等驾马走出一段路了之后,这生意人找到一个冷僻的角落,摇身一变,从一个面貌平平身着布衣的中年男子一下子变成了个身披长袍的俊秀青年。

这青年除了头顶的一对显眼至极的狐狸耳朵以外,与平常的富家纨绔公子没什么两样。

黄少天看着画像上的男子很是愉悦:”终于快找到你啦!“

————————————

我快写死挤出的文怎么就这一点点!!!

等着病客

病客太太删博了
感觉灵魂都被抽干了一半
可爱的他他他我还没买
太太也没勾搭上
表白都没表
非正常越狱还没完结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上午看还好好的
前两天还处理了一件抄袭
上星期还分享了新梗
不是说要填坑了吗
怎么就这样走了啊
最爱的两位太太
悠悠堇和病客
您就就这样走了?
您上午不是还说这段时间冷落我们的吗?
就这样轻易地失约了吗?
不管发生什么请告诉我们啊
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病客怎么走了
。。。
病客,
等你回来

无题


你喜欢清俊帅气的学长贱良人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知道他每天午饭后会借着和熙的阳光去学校图书馆看书,
你知道他每天看书时手上都会拿着一杯和自己手中一样的纸杯卡布奇诺,
你知道他会一边看着《金蔷薇》,一边用温润的嗓音轻声吟念着那如诗一样的句子。
“冬天,我就上列宁格勒那边的芬兰湾去。那儿有全俄国最好看的霜。”
他略长的栗色刘海半掩着温柔的眸子,浅金色的阳光细细勾描着他俊朗的五官,斜斜地打出少许浅灰色的光影。
许是你的目光太过炽热,贱良人偏过头对你咧嘴:“好像你也总是中午来这里看书啊!”
他眸子里的光明明灭灭,仿佛一汪春水,荡漾着柔情向你搭话。
你白皙的脸上染上绯红,害羞的嗫嚅:“嗯,总是遇见学长呢。”
像是约好了似的,此后每天中午你们都在图书馆一起度过,享受着午后静谧祥和的时光。
你翻着你的小清新散文,他看他的晦涩难懂西方文学。
你坐在他旁边的位置,时不时闲聊两句。
互不打扰,岁月静好。
但贱良人的温润耀眼也使你这份粉红的爱意秘不可宣了起来。
那天,二月十四日,你穿上了好看的雪纺衬衫,使你更显清俊。
你拿着包装精致的巧克力,打算送给他,却看见他旁边坐了个紫衣女孩,笑得娇俏。
她挽着贱良人的手腕,将一盒巧克力塞进贱良人怀里,动作十分亲昵。
你鼻子一酸,转身便走,也不管贱良人在背后呼喊。
你去了旁边的小花园里,一边抽噎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
雪纺衬衫好看是好看,但架不住倒春寒的凉意,你冻的全身发抖。
当你委屈的塞完最后一块巧克力时,一件黑色的风衣从背后裹了上来,紧接着一双手臂顺着你的腰就环了上来,还轻轻的刮了刮你通红的鼻子。
一股干净的皂角味道扑入鼻腔。
“穿这么少冻坏了怎么办啊笨蛋!”责怪的语气中混入了心疼。
你惊讶的转头看他,却因为嘴里塞满了巧克力而说不出话。
他把下巴放在你的肩上,把手中的女孩刚塞给他的巧克力递给了你。
你惊讶的看着他。
“情人节快乐!啊,我妹说,在情人节总会给喜欢的人巧克力对吧。”
“诺,这是你的巧克力,我的呢?全部吃掉可不行啊。”
他一边说着,脸一点一点靠近你。
你的脸红到发烫,甚至不敢抬头看见贱良人那明亮的眸子。
他的唇覆在你的唇上,轻轻撕咬,舔吸。
许久,待到你喘不过气,他才放开了你的唇。
他的脸上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
“嘛,果然很甜呢,怪不得不叫我就自己吃完了呢。”
------END------

#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吗#
#贱良人脸呢#
#其实,贱良人是个扶她#

无题

你颤抖着拢了拢身上的黑色袍子,抓着烛台的手心里浸出了冷汗。

你赤脚走在鲜红的地毯上,黑漆漆的窗帘被吹动,隐约映出窗外朦胧的月,和枯枝斑驳的树影。

你踮着脚尖,静悄悄地走着。

这座古堡,太诡异了。

那种异样的,像是有一只眼珠在一刻不停的窥探着你的感觉,每一次想起都忍不住让你皮肤泛起鸡皮疙瘩。

你借着蜡烛微弱的光亮打量着墙壁上画像。

你悄悄地瞥了一眼左侧,就突然像被钉在原地一样动弹不得。

一位身着黑裙的妇人,脸上蒙着黑纱,嘴角挂着诡异又令人战栗的笑容。

从她的胸膛里,绽出一束殷红的玫瑰,像是以她的鲜血做引,从地狱里召唤出的魔鬼。

更令你脊背发凉的。

是镶在她苍白到病态的那张脸上,那双血红的双眸。

像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目不转睛地盯着你。

你艰难的咽下口水,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

大门!
大门就在那里!
快!
快逃出去!

你喘息着跑到门前,尽全力去推那扇精美的,镶着古典花纹的铁质大门。

门纹丝不动。

你拼命的拍打着这扇门,崩溃地大声哭喊。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出去!”

“我不能呆在这个地狱!”

“求你了,让我出去吧!”

你的叫喊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没有人回应。

“啪嗒-”
“啪嗒-”

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在一点点靠近。

你惊恐的看着来者一点点靠近。

你的大脑已经无法对此做出反应。

来者是一具惨白的骷髅,像是中世纪贵族爵士的打扮。

“小姐。”那张骷髅嘴巴一张一合。

他的声音像是长指甲划过白铁皮一样刺耳难听。

他颇有教养的摘下礼貌弯腰鞠上一躬。

“该上路了。”

他伸出那只枯枝一般的手,轻巧一推,推开了那扇沉重的铁门。

随着他的动作,古堡深处突然飞出许多的黑乌鸦,一时间难听嘶哑的声音充斥着你的耳膜。

在那具骷髅完全推开门之后,无数黑乌鸦一边尖锐的叫着一边冲出古堡。

与此同时,一声沉重古老的钟声响起。

“哐---”

钟声合着乌鸦的嘶叫,奏成一篇令人生惧的乐章。

“午夜到了。”门外赫然站着画像上的女子。

她眯着她宛若魔鬼般血红的双眸,诡异的笑着。

她说。

“欢迎来到地狱.....”

『包叶』来一发

*ooc,私设有

*开的一点都不酷的三轮车

*自我满足向作品

*天天就知道舔包叶

*短得hin,还没小学作文长(...)

链接走评论

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
今年的生贺,一激动给删了(???这人什么毛病)
原名叫啥欲?给贴吧发过。。
又发出来祸害人一遍。。。
才五百多字(快他妈去死吧你)
又蠢又老实的咸鱼一条
希望看到的小妹子回复一条安慰一下我这位夕阳红(暴风哭泣)
阿里嘎都(跪地致谢)

总有弱水替沧海(伞修/有点虐?)

*依旧超短摸鱼

*BGM.本兮(怎么办我爱你)伴奏

*结尾自由心证

*自我满足向

*小虐怡情

*以前瞎几把写的一点破烂现在又翻出来祸害人

茫然地办了手续,
茫然的处理了后事,
茫然的安慰了苏沐橙。

然后,
到了深夜,
他坐在窗台边,
看着深夜里,
若隐若现的星星。

怎么会这么安静呢?
他歪着头想。

平时的他
这个时间,
都在干什么呢?

然后他想起。

这时应该,
有个高瘦的少年,
和他满嘴着跑着火车,
打荣耀。

他们约好,
一起走进职业圈,
一起出道,
一起拿冠军,
一起攀上巅峰。

等到他们,
实现了他们的梦想,
把一切都处理好,
安顿好沐橙的去处。

然后,
结婚。

像他们在某个深夜里,
正交换一个湿软缠绵的吻时,
约好的那样。

安安稳稳,
粗茶淡饭,
岁月静好,
共度一生。

他在哪儿呢?
叶修眨眨眼。
他怎么没在这儿呢?








哦,
他死了。

叶修突然想起。

原来,
死就是这样啊,
你那样爱的人。

如此,
生动鲜活,
坚强优秀,
的人。

从此失了生机,
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狠狠地攥着胸口的衣服,
把那块布料掐得发皱。

像是被锤子狠砸一般的闷痛。

叶修吃惊的发现,
不知不觉中,
自己已经,
泪流满面。

那个,
总是老神在在的少年,
在深夜里,
把脸颊埋进手掌里,
发出困兽一般的呜咽。

他不敢,
也不能,
在白日里表现出自己的悲伤。

沐橙在看着自己呢,
他在白日里这样想着。

像是胸口开了一个大洞。

黑漆漆的,
深不见底的,
大洞。

一刻不停的,
被灌着冷风。

银白色模糊的月光,
勾勒出一个朦胧的高瘦人影。

背影无奈,
却又凄凉。

他定定的看着窗边的少年,
留着泪痕,
沉沉入睡。

他俯下身子,
端详了一下叶修。

吻了吻他的额头,
随后消隐于夜色。

吻额,
代表祝福。

我不想让你忘记我,
那就让你记住我十年好了。

并且,
祝你十年后,
能够坦然平淡地说出。

“我有个朋友,
  荣耀打得很好,
  然后,
  他死了。”

含着泪水入梦的少年,
看到了穿得像秋木苏一样的少年。

拿着却邪,
带着欠扁的笑意,
说道。

“哟,
  少年。
  人生的路就这么长,
  该轻狂时就轻狂。”

没有你的未来,
我会带着你的那份,
继续努力。

END

“喂,您好。”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少年。”

“荣耀玩得很好,
  长得高高瘦瘦的,
  手特别好看”

“对对对,
  他还有个妹妹。”

“没事,
  就是麻烦你告诉他。”

“叶修想他了。”

“我们都想他了。”